春秋第一间谍,秦穆公三重身份,如何玩转“秦晋之好”?
秦穆公有三重身份:晋献公的女婿,晋惠公的姐夫,晋文公的老丈人。女婿:老丈人家内争,当力挺小舅子秦穆公娶晋献公的女儿,作为姑爷,效忠老丈人是天经地义的。晋献公下世后,晋国堕入宫殿内争(骊姬之难),两位继承人先后死于朝堂内斗,国家政治权力处于真空状况。避祸在外的夷吾(晋献公之子)审时度势,恳求秦穆公帮忙他回国上位。小舅子有难,姐夫有必要力挺,不然晚上要跪搓板了,况且夷吾还给秦穆公开出了厚重的筹码,容许上位后把晋国西边的部分土地给秦国。小舅子如此坦白,姐夫岂能坐视不管?秦穆公派最得力的帮手百里奚带兵护卫夷吾回国,并成功上位,夷吾便是晋惠公。秦穆公姐夫:小舅子虽固执,当让则让,当帮还得帮晋惠公上位后言而无信,并未实现承诺,割地以报秦的承诺成了废话。秦穆公并未气愤,小舅子嘛,欺压姐夫乃是粗茶淡饭,再说就算秦国什么也得不到,但小舅子上位总比他人当家强吧,肥水不流外人田,是亲三分顾,秦晋相接壤,让小舅子当晋国的当家人,秦穆公心里结壮些。公元前628年,晋国打饥馑,晋惠公求救于秦。秦穆公有三种挑选,坐视不管,任其发展;趁人之危,出动军队伐晋;开仓放粮,赈救晋国。尽管晋惠公之前言而无信,尽管也有人劝他乘机出动军队,东扩地图,但秦穆公考虑一再仍是决议援粮于晋,给小舅子天大的体面。运粮部队渡过黄河后经汾河漕运抵达晋国国都,部队声势赫赫,川流不息,史称“泛舟之役”。晋惠公快乐的笑了,这样的姐夫,打着灯笼也难找啊。殊不知,有此姐夫,必有其姐姐,秦穆公登高望远,长于交际,那是他的身手,而身边有一贤内助,乃是命运。身手能够历练,好媳妇难找。晋惠公四年后(公元前624年),秦国大旱,饥馑严峻,这一次轮到秦求救于晋了。按理,秦穆公两次救晋难,无论如何,晋国当还个情面,但是晋惠公则乘机出动军队伐秦,面临固执的小舅子,秦穆公只得迎战。韩原之战,秦穆公九死一生,反败为胜,捎带抓获了小舅子晋惠公。面临以怨报德之人,面临一个置姐夫于死地的小舅子,秦穆公心凉半截,杀心骤起。可媳妇又来说情了,又是哭,又是求,动之以情,晓之以理,从家庭关系提到国家往来,从个恩怨说大国家政治,从个人私仇提到交际关系,媳妇说的有理,秦穆公终究释放了小舅子晋惠公。晋惠公回国后,痛定思痛,回心转意,开端与秦国交好,割让了西边的土地给秦国,算是给姐夫一点报答吧。别的,为了表达诚心,晋惠公把他的太子子圉送到秦国做人质,秦穆公礼尚往来,把大女儿嫁给了子圉。秦穆公和晋惠公即便姐夫和小舅子,又是儿女亲家,亲上加亲,无异于一家人了。姐夫、小舅子联手,创始“两姓之好”新局势,外人莫敢欺也。岳父:对我女儿欠好,绝不轻饶。公元前638年,太子子圉传闻老爹晋惠公病重,便背着老丈人秦穆公悄悄回到晋国,第二年晋惠公下世,子圉上位,他便是晋怀公。按理说女婿当了晋国的国君,秦穆公天然快乐。但是这一次秦穆公十分气愤,由于子圉扔掉了他的女儿,让交心的小棉袄受委屈,如此不念情义寡义之人,当爹的岂能饶你?秦穆公悲伤加动火,决议报复旧日的女婿晋怀公。晋怀公此刻,晋惠公的弟弟重尔在骊姬之难后逃亡楚国20多年,秦穆公经过交际手法迎回重耳至秦,把他守活寡的女儿二次嫁给重耳。娶亲侄子的老婆为妻,或许重耳并不乐意,可为了某种需求,也只能“将计就计”了。秦穆公换了新女婿,天然要额定照顾一下他,所以他使用交际、军事手法联合晋国朝堂,废掉原女婿子圉晋怀公,扶新女婿重耳上位,重耳便是晋文公。晋文公晋文公不光是秦穆公的乘龙快婿,更是一代英主。丈人、女婿联手打造“两姓之好”鼎盛局势,两家得到长足发展。晋文公先战胜强壮的楚国,后又纳周襄王以平“王子带之乱”,而威震诸侯,一系列荣耀的背面都有秦穆公相助之力。女婿、丈人一条心,黄土变成金,春秋五霸,既有晋文公,也有秦穆公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